健康资讯正文

执业药师政策,到了全面反思与认真变革的时候

【编者按】“3·15”晚会曝光药店执业药师“挂证”现象后,业界人士纷纷围绕这一问题进行讨论。“在过去十多年里,中国的执业药师政策存在着一系列的重大问题,并长期没有得到解决。如果再不进行深刻地反思,于国于民,于中国的药品经营企业,都是一种重大的伤害。”这是2017年,一心堂总裁赵飚在反思我国执业药师政策中提到的观点。

本文发于21世纪药店,作者为执业药师;经亿欧大健康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在经过一周的发酵中,我们发现,关于执业药师发展存在的诸多问题其实是日积月累,且正呈更加复杂化的走势。无论从政府主管部门到连锁老总,从仁人志士到专家学者及业界管理者等,对我国执业药师准入、配备、使用、监管等方方面面有和声、有杂音、有共鸣。

不知道此次“3·15”揭开执业药师“挂证”、无处方销售处方药等诸多问题,并引发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重视,会否成为促进我国执业药师政策的逐步完善及加强执业药师和谐发展的契机。

3月23日,原CFDA执业药师认证中心主任周福成也发表了对我国社会药店与执业药师实施优良药学服务的思考。他认为,社会药店开业、日常经营、执业药师考试、注册、配备、使用及相关管理业务,存在政府多头管理、且不协调等是不争的事实。

然而,如今我国在执业药师发展、队伍规模、业务能力、服务水平与人口增长、人囗规模、人口结构、区域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医疗医保医药联动等方面,几乎都忽略了最根本、最关键、最突出、最严肃的问题,那就是为什么开办药店?药店的服务对象和主体是谁?药店要不要和该不该提供应有的药学服务和用药指导?又靠谁来保障和实现优良药学服务和用药指导?药店布局与人口规模结构有没有内在的关系?

仅要求数量达标,实乃治标不治本

据了解,我国执业药师政策是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国家执业药师管理模式为参考模板的。但是,我国的国情与外国不同,主要体现在药师的管理机构不同,以及发展程度不同。

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我国的大量人口都在农村,大批的农村人口用药需求难以解决,很多偏远的乡镇、村庄要配备执业药师就已经几乎不可能。

此外,近几年执业药师考试资格门槛的提高,意味着考取执业药师将越发困难,去年的通过率已经说明问题。能够达到报考要求的人有多少?达到要求的又有多少人想考执业药师?达到要求又想考的有多少能成功拿证?事实是,大量没有达到条件的人也参加了考试。

赵飚认为,我国的药学专业人才还处于一个漫长的培养和发展的过程。在基础教育都没有达到要求的时候,强制的要求其实是拔苗助长,最终考出了一批会考试的药师,而实际的药学管理和药事服务则很难满足需求。

“这是执业药师政策面临的一个重大问题,脱离实际地去要求全国药品经营企业去达到一个实际上无法达到的要求。”

业内一致表示,满足了执业药师的数量要求,本质上也只是达到了一个形式上的要求。真正让执业药师在药品经营中发挥药事管理的作用,让消费者能够安全用药,才是问题的关键。

对此,赵飚提到,执业药师政策的核心是保障消费者的用药安全,为消费者提供正确的用药知识。而不能从单一维度地去追求执业药师数量的满足,把执业药师的功能真正发挥出来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周福成也表示,如果忽略忽视漠视现实中药店数量过多、经营管理与药学服务规模小、服务差之根本问题于不顾,简单地从执业药师数量、注册人数、地区困难等方面来说事解惑既行不通、也不实在、更是头疼医脚而难见实效。

另外,也有业内知名专家在谈到我国药店实施执业药师制度之时,就认为——应该把药店至少区分为两类,一类是不经营处方药的零售药店,可以不要求其配备执业药师;另一类是经营处方药的社会药房,则必须要求其按日审核的处方量多少配备足量的执业药师。

用科学、发展的眼光看待执业药师

对于我国社会药店与执业药师如何实施优良药学服务,真正发挥出应有作用的问题,周福成认为,国家和各地政府在规划实施社会管理与建立完善公共服务体系中,应该将药店纳入其中,并系统性、整体性、专业性考虑,科学合理布局和优选符合要求的药店为医保协议(定点)单位,对药店与执业药师发展双管齐下、协同创新监管。

“药店布局、数量、规模和优良执业药师配备使用须与人口规模和人口结构相结合,对社会药店存量做减法、对执业药师队伍尤其是真正懂医药、且素质优良的执业药师做加法。”

另外,药店经营规模与执业药师配用数量质量,只与医师处方量和服务患者等数量紧密相关,与药店营业场所的面积关系不大。可优先考虑和实施依据药店平均每日接待医师处方量、接受公众用药指导和健康咨询服务等实际情况合理配备和使用称职的执业药师。

赵飚则建议,要尽快出台《执业药师法》,执业药师政策应该有全套的执业药师培养体系,有对执业药师标准化的职责要求及行为规范,有系统的检查与考核机制,有全面的顾客反馈体系。

首先要对整个中国的药师及预备药师资源进行系统分析,制定正确的目标。明确在每一个阶段达成什么样的目标。比如,如何与各个大学协同加大药品基础教育的人才培养目标;整合医院药师资源,把整个中国的执业药师进行系统的规划整合;如何考虑各省基础教育及药师资源的实际情况,并制定各个省的执业药师发展与培训目标;城市店、乡镇店的目标应有差异,在执业药师不足的情况下,如何制定适应各种情况的民众用药安全保障方案?制定与执业药师管理目标配套的法律法规及管理方案?等等。

其次要有正确有序的清晰的计划。我国的执业药师体系发展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因此,一定要有周密、清楚并可执行的计划。要系统性地管理整个计划的过程,每项计划应该分解到各地的药监管理部门,有明确的计划内容、完成时间及责任人。这样才能有效推进整个项目的完成。

另一方面,在执业药师资源不足的情况下,必须要找到更多其它方式来解决民众用药安全问题。如因地制宜地把过去卫生系统的药师整合到药品经营体系里来进行充分地使用。只要是真正有能力进行药事管理的人,都应该人尽其才,合理使用。那些卫生系统出来的药师,很多在医院药房工作过,具有极其丰富的药事管理经验。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持续发展与更新,药品零售业的发展正进入一个新的生态,执业药师的发展环境也处于不断变化的状态。各地也在积极制定和探索相关新零售方案与措施,搭建消费者、医师、药店、监管部门间的安全用药平台。近几年,电子处方、远程审方等网上协作方式应运而生,就为缓解执业药师短缺、提升药店用药服务提供了新的思路和方向。

“中国的执业药师政策仍面临着一系列的问题,从管理思想到顶层设计,从目标确定到执行方式,从日常监管到运作机制,从人员培养到法律配套,都存在各种难题。是到了全面反思与认真变革的时候了。”赵飚如是说。

往期文章推荐:

相关阅读